当前位置:首页 > 头条 >

朱简MW:我不是学霸

2019-12-17 11:49:34 作者:admin

不论形式和结果如何,所有人在自己的岗位上努力都是超级值得尊敬的。——朱简MW

采访过很多人,朱简MW是我们遇到的最“有梗”的采访对象。在此之前,乐酒客怎么也没想到,这次采访朱简MW,会遭遇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滑铁卢”。几乎我们提的每个问题都是“错”的。

您在学习上是否一直都是学霸型......——好像不是学霸型。

很多人说成功的秘诀是管理好自己的时间,请问您在管理时间方面有什么心得吗......——我时间管理很差。

大师考试最最难的一般都说是最后的论文......——我个人不觉得论文太难。

成为葡萄酒大师以来的这几个月,您的生活变化大吗?——变化不是很大。

在葡萄酒圈,您几乎是一夜爆红,请问对此您有怎样的感受?——没有太大感受。

当然以上只是我们挑选出来采访的一部分。朱简MW其实非常真诚的回答了我们的每个问题,并给出了详细的说明。只是我们在整理采访内容时,发现了这部分非常有趣的内容。无论是明星还是大咖,很多人在采访时为了敷衍都会顺着采访者的问题回答,但朱简MW却给我们呈现了最真实的一面。

1.我不是学霸

学霸分两种,一种是努力型,一种是天才型。在我们眼里两者兼具的朱简MW,他却说,自己不是个学霸。与大部分人一样,每个人的成长过程中都有一个对手——别人家的孩子。从小,朱简MW就听说邻居家总有一个德智体美劳比自己都强的孩子。或许是因为这样,朱简MW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个学霸。

不管是不是学霸,成为葡萄酒大师自是有“骨骼清奇之处”。天赋学不了,努力还不能学吗?于是我们开门见山,直接问了朱简MW的学习方法,企图偷学几招。朱简MW说,在学习上会比较尊重自己的习惯,对于他人的经验,如果适合自己就采用,不适合就忽略。比如自己从来不做总结知识点的列表,而是喜欢一边读书,一边在草稿纸上手写一些想法、总结或者延伸。“努力就是向一个方向踏踏实实地学习或者做事。”不愧是葡萄酒大师,在采访中金句频出,作为码(字)农(民)的我立马摘抄到自己的小本本上。

31岁,成为中国第一位葡萄酒大师的朱简MW,属于半路出家。早先在中国农业大学学习的时候园艺科学,因为参加中国农大园艺系马会勤教授的葡萄酒鉴赏课开始喜欢上葡萄酒,研究生时毅然决然选择了葡萄酒专业。2014-15年,朱简MW申请UC Davis的葡萄栽培和葡萄酒酿造硕士项目,然后就被录取了。在UC Davis里,朱简MW结实了一群感情深厚的同学们,这里无论是学术氛围,还是教授们都一级棒。朱简MW到底有多喜欢UC Davis呢?他说,如果这辈子不需要工作,愿意一直重复那里的校园生活。

△朱简MW与校友们

2016年,朱简MW正式学习葡萄酒大师课程,到如今一次性通过葡萄酒大师的考试,也不过才3年时间。如此这般的经历,很难让人不说一句天才。对于让很多考生望而生畏的论文部分,朱简MW也说不觉得太难。因为在UC Davis几乎每周都做实验写论文,自己在Davis期间积极参加感官实验,也读了很多相关的论文,所以选择了感官方面的论文。论文写作每天都在准备与思考。

比你优秀的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比你优秀的人还比你努力。天赋型选手,再加上坚持不懈的努力,这样的人,不成功才怪。

2.羁绊与恩泽

2019年8月30日,朱简MW新晋葡萄酒大师的消息一经官宣,当晚便在朋友圈炸开了。有人说,朱简MW火了。但朱简MW本人却对此不以为然。他说,没有太大感受。成为葡萄酒大师的第4个月,朱简MW还是保持着以前的工作和生活节奏,对他来说,一切似乎没有太大变化。他表示大概是因为自身的工作性质,所以了解自己的人多一些不会直接影响工作的强度。说起近况,朱简MW说自己最近有个越来越深的感受:成为葡萄酒大师这件事固然让自己自豪,但个人内心最大的感触还是,2010至2015年期间,和赵凤仪MW、杜慕康MW共同做葡萄酒教育,一路风风雨雨的时光。从几乎没有人了解葡萄酒课程,直到如今100多位朋友在龙凤WSET四级等待名单上的辛苦历程。

如今自己、赵凤仪、杜慕康老师成为葡萄酒大师,是龙凤团队做优质葡萄酒教育的一个里程碑,但当年的努力和羁绊才是最珍贵的。得遇良师,人生大幸。毫无疑问,赵凤仪MW与杜慕康MW便是朱简MW的良师。对于他们给自己的帮助,朱简MW用了一个颇有重量的词来形容——恩泽。

在朱简MW的心中,赵凤仪MW和杜慕康MW俨然已成为了家人。“如果家人的概念能延伸,那么赵凤仪和杜慕康老师的在葡萄酒方面的恩泽最大。”刚毕业,朱简MW便进入了赵凤仪MW和杜慕康MW的龙凤美酒顾问公司工作。朱简MW说,赵凤仪和杜慕康老师不但教了葡萄酒知识,更教会自己用辩证思考的方法以及如何将知识很简单明了地传达给别人。

在给自己的帮助和支持上,朱简MW又提到了马会勤老师和UC Davis的各个教授。无论是在毕业之际主动联系自己的UC Davis的Andrew Waterhouse教授,与自己合写A Quarter Century of Wine Pigment Discovery的综述论文,还是帮助构思让自己决定MW论文主题的Hildegarde Heymann教授,都让自己受益匪浅。

当问到什么是羁绊时,朱简MW回答道,从一开始人们不知道葡萄酒教育和WSET是什么,到如今报名人数越来越多,葡萄酒课程愈渐火热,都是业内所有人一步步认真教课教出来的结果。只要经历过那些,任何团队中的人都会有很深的羁绊。“就像打恋爱养成游戏一样,男女主最后很深的羁绊是靠平时的好感值积累出来的。”

3.当80后成为葡萄酒大师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葡萄酒大师都是严肃、让人有距离感的,但朱简MW的身上,多了一份80后的个性。

比如你无法想象,在我们眼里手不释卷的葡萄酒大师,私下里喜欢看动漫、打游戏。当问到游戏是否会影响学习的时候,朱简MW回答:“不打游戏我会疯掉,疯掉以后应该会真正影响学习吧。”再比如当我们都觉得一个成功人士必定拥有极强的时间管理技能时,朱简MW却说自己时间管理很差,因为“如果有美食美酒和游戏,我会忘掉时间。”问到喝醉酒时会是什么样子时,朱简MW很坦诚的回答“喝醉了应该就不知道了吧?”这份个性,让我不仅笑出声,果然会玩。本90后甘拜下风。来一波朱简MW的快问快答。让大家感受一下这位80后葡萄酒大师的个性。

4.朱简MW的快问快答

请问您是什么星座?

天秤座。

平时工作中是一个对自己苛刻的人吗?

没分析过。

私下生活中喜欢静一点,还是热闹一点?

静一点。

最喜欢什么风格的料理,或者国内哪个省份的菜?

没有不喜欢的料理,就活这一次,享受所有不同的菜系。

碰到和自己意见相左的人,会有怎样的反应?

思考对方的意见。

你认为最好的爱情应该是什么样子?

双方觉得幸福的。

酒量如何?喝醉会是什么样子?

喝醉了应该就不知道了吧?

如果不考虑时间、不考虑价钱,古今中外,你会选择和谁一起喝什么酒?

与李白一起喝长相思。

当我们整理采访内容时,发现朱简MW提到最多的一个词,“努力”。虽然朱简MW表示自己并不是学霸,但采访中的回答,无论是那句经典名言“努力就是向一个方向踏踏实实地学习或者做事”,还是“认可自己的努力才是最重要的”,都透露了这位中国大陆最年轻的葡萄酒大师,对自己的未来有明确的计划,并数年如一日的保持热情并为之奋斗。这样的人,不正是学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