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陵江,1919,以及在委屈中前进的中国酒水零售终端……

  • 时间:
  • 浏览:18
  • 来源:酒界网

赠言杨陵江先生,你和你的1919,多一点委屈又有何妨?

一篇“1919关店”的报道让1919“很受伤”,杨陵江很“愤怒”。在2019年最后10天,似乎让行业又看到了那个记忆中的“杨陵江”。

翻看1919二零一九的数据,根据官方公布:各类门店总数1800家,1200家直营,600多家加盟,300家店面在装修,2020计划达到4000家。本年度1919线上获客能力持续提升,日均常态4万单,促销季单日超10万单。线上订单量已占到总订单量60%以上,对线下形成反哺效果。

——作为酒水行业的领军企业,按说向媒体公众交出这样的成绩还是相当不错的,但就因为“独角兽”,所以“聚光灯”?俗话说:什么事都怕掉个儿——学术讲:换位思考。冬至,正当1919人想开开心心“吃顿饺子”的时候,突然习惯性的“踢馆”周期而至。为何“都是你们想害朕?”——“杨大炮”露出久违的“熊猫眼”也确实有自己的郁闷。1919当然有义务接受社会和行业的监督,但是否1919利于高险就要“背负横竖都是错”的委屈呢?

开店,关店,重要吗?什么重要?

1919开店、关店,有多重要?

或者说:重要吗?我们姑且不提酒水行业,关店,开店,换个行业看看这个消费者司空见惯的现象。ARMANI 阿玛尼作为全球最知名的品牌,2015年在全球60多个国家共计2983个终端,其中包括165家Giorgio Armani、338家Emporio Armani、754家Armani Collezioni、238家A|X Armani、880家Armani Jeans、198家Armani Junior以及56家Armani/Casa。多产品线增大了企业的模块决策负担,以英国伦敦Armani Exchange为代表(被媒体聚光的一线城市向来是放大镜的众矢之的)的一批店面种种原因过度稀释了Armani整体品牌力。

从2017年开始,ARMANI产品线逐渐精简至Emporio Armani、Giorgio Armani和A|X Armani,并大刀阔斧的关闭了业绩不佳的门店,同时翻新各品牌部分门店,在门店展示多元化系列,提升消费者购物体验。

如今,ARMANI 阿玛尼仍然是2018世界品牌500强排名第367位,30亿美元品牌价值稳居全球奢侈品品类Top5。

调整、迭代、更新、发展,开店锣鼓声后注定是严峻的挑战,而关店更多是品牌航路自驱中的新陈代谢。

显然:开店,关店,并不是评价企业良性成长的标准,至少不是唯一的标准,如同人身体的红白血球,开关店面仅仅是企业进化过程中的一种必经属性。

而更重要的是:这种属性是否为消费者和行业推动了螺旋式的价值。

从2013年3.46亿到2018年的38.72亿,1919如今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酒类专业连锁;从运营能力来看,自2006年开第一家店到如今,走过并积累了14年线下运营的辛路经验,当然任何机构或个人皆可以质疑单店的盈利,但没人怀疑1919确实是全国最大规模专业体系的酒类连锁企业——没有之一。

本文不再赘述1919为酒水行业带来的种种价值。笔者截取几个碎片化的记忆点,供大家更客观及更微观的看看1919,看看杨陵江先生。

1. 投资者眼中的1919:

回顾1919,笔者最深切的会想到一句俗不可耐却道义鲜明的比喻:“小朋友和大人打架,没人问输赢,只会问:那个小朋友叫什么?”,打架就找跨段位的打是1919起步时期的常态,多年下来,正是一次次“杠”,让1919“搏”成了行业的“头部企业”。

某媒体曾用“大炮”后的“妥协”来形容杨陵江,其实这何尝不是每一位“打怪升级”的企业家最真实也最典型的写照?2015年,当杨陵江首次以导师身份出现在逸香葡萄酒商学院的时候,他头一句话就是:“商场上人和人的关系只有一种:博弈。”当然,每一次博弈的后面总会有一次利之所趋的妥协——真性情、很江湖、太务实、人狠话辣是所有人对1919的掌门人最普遍的印象。

2012年,笔者访问葡萄酒行业领军教育人物逸香CEO文含,比起当时大红大紫的逸香,居于西南一隅的1919还在“广积粮、缓称王“。问:在文先生眼中,行业哪些是最值得关注和期待的企业及老板?”“1919的杨陵江”文含脱口而出。理由很简单:“面对线上的获客成本已经逐步升高的大背景,酒水这种需要深度信任和深度体验的品类一定要实体终端的服务,而渠道品牌的全国连锁一定会在大浪淘沙中沉淀出头部品牌甚至是寡头品牌;然后就是人:杨陵江,能成事儿”。——如同马云6分钟让孙正义投资,文含也用最基本的判断果断成为了1919最早一批的股东。

“逸香做对了两件事情,一把葡萄酒教育做到了亚洲最大,二就是投资了1919。”一位行业老牌进口酒老板对笔者说。“想当年,杨陵江还来登门找我寻求合作,没当回事,几年功夫,瞧瞧人家这规模——果然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同样是1919的股东,天鹅酿酒总裁李卫先生更愿意放在全球对标中看中国的酒水零售业务。“缺乏主流品牌、主流渠道是进口酒始终做不大的主要原因之一。主流渠道势必推动葡萄酒市场的成熟化发展,他可以是1919,也可以不是,但不容置疑的是:1919始终不遗余力地推动着这个发展。”李卫先生说。

当问及这个时间会有多长,李卫没有给出直接答案,他对比澳洲成熟市场的酒水零售,“澳洲有严格的法律,为了避免18岁以下的人购买酒精饮料,澳洲政府把酒水专卖从大型商超中单独开辟出来,最有代表性的案例就是:丹墨菲(Dan Murphys)酒水终端隶属于澳洲零售巨头Woolworth——如果中国政府某时有这样的政策?显而易见会加速所有股东的回报(笑),但没有呢?我认为对的事情,哪怕时间再长、投入再多,价值愿景是正确的,我当然就会坚持投入。”李卫先生说。

——这些人都是1919的股东,当然他们不是傻子,甚至都是这个行业的“人精儿”。

2. “再做不出一个1919。

”记得约三年前,时间春糖,地点成都橡木桶酒窖,一个小型的沙龙分享会。那是1919开足马达,门店如雨后春笋在全国遍地开花的阶段。微酿的记者提问:“1919如何迅速走到眼前的规模?如果再有一次机会,是否还决定做1919?“的时候,杨陵江先生思索了片刻,回答:“首先,没有如果,1919就是1919,他是是市场车轮推动下的结果,时代和行业的产物。其次,1919能走到如今,用一个毫不夸张的词来形容:九死一生,一般的风浪就不提了,说个极端的:有一次大家众所周知的、如今被打掉的川内某个黑社会就闯进了我的办公室,一把砍刀剁在了我的办公桌上来——我奉劝大家:没有一颗大心脏,就不要做酒水生意,更不要做酒水连锁终端。连锁连锁,连的是信息和服务,锁的是产品和价格——两句话说得轻巧,能做出个模样实在是太难太艰辛了!”杨陵边回忆边摇头,印象里平日聚光灯下率性十足的汉子,眼角之间有些红润。

“杨陵江能力太强,发展太快,放话太狠,杀气太重。”——这些评论我和我周边的朋友不止在一个场合听过。总之,从开始到现在,1919做的越大,越来越多人越替老杨和他的企业捏把汗。果然。

2016,一篇1919售卖假茅台的事件迅速霸屏,经过1919的合法维权,事实终于水落石出。微酿发文:《酒业,可以没有1919,总要有1949》——坦率讲,这篇并不是写给1919,而是写给同样作为行业里的同仁和自己。毕竟:行业里每一个有可能做强做大的企业某时都会遇到1919一样“成长的烦恼。”行业向成熟推动,尚需要漫长的夜路小心行走。理想中的1949,的的确确是需要8年抗日、3年解放战争且用无数血肉之躯换来的。

时间进入2018,记忆里“路见不平经常吼”的杨陵江似乎“冷却”了很多。某天,他的头像突然换成了与马云先生的合影,“实锤”印证了阿里投资1919的传闻。但没过多时,他的头像又换回了原来的样子。在笔者看来:1919作为酒类零售的头部渠道品牌的的确确需要阿里的20亿来为未来赋能。但,杨陵江先生也确实不需要非要马云站在身边来证明任何,酒水讲究的是差异化,杨陵江已经用14年的1919证明了他做到了一个独一无二的杨陵江。

最后,借用1919股东马云的话来说:“男人的成长,都是委屈撑大的。

”转赠杨陵江先生,你和你的1919,多一点委屈又有何妨?

猜你喜欢

强强联手,开创威士忌零售新格局

2020年1月16日,全球顶尖烈酒集团之一百富门(Brown-Forman)酒业与京东超市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以期在未来展开更加深层次、更多方位的战略合作,共同打造更加成熟的烈酒

2020-01-20

感恩同行,致谢陪伴,长和翡翠酒庄年度答谢晚宴圆满落幕

2020年1月,长和翡翠酒庄分别在常州与深圳两地成功举办了酒庄年度答谢晚宴。在答谢晚宴中,与合作伙伴、业内人士共同分享长和翡翠酒庄这一年来的收获与感恩。2019年,是长和翡翠酒

2020-01-20

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携手保乐力加中国举办瓏岱2018桶鉴

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总裁让-纪尧姆·普拉Jean-GuillaumePrats先生亲临瓏岱酒庄参与品鉴(拉菲集团总裁让-纪尧姆·普拉Jean-Guil

2020-01-15

“马茅”到“鼠茅”七款茅台生肖酒盘点!

2019年12月17日,鼠年茅台酒正式发布。自2014年甲午马年推出茅台生肖酒就持续受到市场热捧,那么酒友们是否想瞧一瞧“鼠茅”的“长相&r

2020-01-15

白酒龙头仍有千元提价空间

1月14日,知名私募东方港湾投资发表名为《一元复始,万象更新》的2019年年报及展望。该机构董事长兼总经理但斌以坚定看好贵州茅台(600519)闻名于市场。“随着监

2020-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