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界网 - 专业的是酒业新媒体,专注于发现酒界新动向

12月酒瓶成本又见上涨!

  • 时间:
  • 浏览:2

12月4日晚间,记者同一时间获悉7份来自山东郓城的玻璃瓶涨价文件。

对比这7份涨价文件,记者发现了两个值得关注的共同点。

其一,涨价时间“前后脚”。通知显示,各家包材涨价时间主要在12月初,集中于1号至6号。

其二,涨价幅度“雷同”。在这7份涨价通知里,有4家企业全部玻璃瓶产品上涨0.05元/只,1家企业上涨0.1元/只,另外两家企业根据产品规格及订单规格不同分别上涨0.05元/只或0.1元/只。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7家玻璃生产企业连续下发涨价文件,且涨价幅度节奏高度相似。由此,有行业人士大胆推测,此次涨价或许是有计划的群体行为,后续是否有其他当地企业跟进值得关注。“新一轮包材涨价潮又来了!”该行业人士感叹地说。

众所周知,郓城是“中国酒类包装之都”,业务范围涵盖中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涉及100多家知名酒类生产企业,市场占有率囊括大半壁江山。故而,郓城包材每一次价格浮动都牵动行业心跳。

时值年末岁交,白酒传统营销旺季到来,郓城玻璃却祭出涨价大招,事出何因?此举又将对酒业产生何种影响?

郓城玻材三现“涨价潮”,2018为何潮水如此凶猛?

最近几年,多次包材涨价潮已经锻炼了行业强劲的神经。然而,今年的潮水却拍打地更加频繁一些。

资料显示,2016年底郓城玻璃行业因原材料上涨集体宣布涨价信息。随后,直到2017年8月,迫于环保压力,郓城玻璃行业协会全体会员商定对玻璃瓶产品进行提价。可以看出,前两年郓城玻璃还基本保持“一年一大涨”的节奏,2018年却按下了快进键。

今年7月21日,郓城多家玻璃瓶生产企业发布涨价消息。10天之后,多家企业再度联合宣布自8月1日起上涨玻璃瓶价格。“从2017年至这两次调价,酒瓶价格已经普遍大致上涨高达10%。”某熟悉当地企业的人士说道。

仅仅4个月之后,郓城第三次玻材涨价潮来袭,又事出何因呢?

“环保整治导致成本上涨是首要原因。”某知情人士透露。据悉,2016年环保刚加大整治力度时,郓城就有17家企业被要求升级整改。随后,《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中,“2+26”城市被纳入治理范围,就包括山东郓城。

再到2018年,环保税开始征收直指企业成本上升。近期,多地由于重大污染造成雾霾天气故而开始整顿,山东出动7个环保督查机动队全省巡查,1.6万企业因雾霾被限产停产。长线环保整治工作,迫使郓城玻璃生产企业甚至停产改进工艺,导致了生产成本增加。故而企业通过涨价的方式将部门压力转增至玻璃瓶购买方。

“正是由于改进工艺导致部分企业限产或停产,郓城玻璃瓶生产能力在一定时间内大幅降低,现在库存已经大幅降低。”在该人士看来,库存减少导致供不应求是此次涨价的另一个原因。数据显示,截至今年7月初,玻璃现货库存较高峰期回落251万重量箱,较去年同期也减少142万重量箱。

基于上述两个原因,有人士认为“竞争相对减弱”也是导致此次玻瓶价格上涨的推手。环保整治,一方面是促使企业生产规范化,另一方面也是倒逼玻璃生产行业加速淘汰。在这一过程中,没有实力的企业被迫关门。记者就曾在山东碰到因为玻璃生产企业关闭而被迫转行做滴滴司机的工作人员。“在玻瓶需求量一定的情况下,订单向有实力的企业聚集,”该人士补充道,“供不应求自然导致价格上涨。”

除上述三个原因外,还有人士认为原材料价格上涨以及用工成本的增加都是导致价格上涨的重要原因。

多米诺骨牌倒下第一块,中小企业艰难的2019来了?

正如前文所言,郓城是中国酒类企业最主要的包装生产地。按照郓城2016年生产公布年产10亿只玻璃瓶数据计算,此次涨价或将导致最高达上亿元的酒行业整体采购成本增加。

毫无疑问,这一成本增加将在酒企经营过程中得到体现。

回顾可以发现,今年以来白酒行业大致经历了三次涨价浪潮,分别在1月、4-7月、10月。这三次涨价的原因均直指包材涨价,涨价大军包括泸州老窖、洋河、汾酒、郎酒、西凤等知名企业。由此可见,原材料成本增加即使对于实力雄厚的大企业,都是需要采取应对措施的经营难题。

正所谓水涨船高,诚然涨价可以作为企业应对包材上涨的有力措施。但这一招适合所有企业吗?

“中小企业品牌力相对较弱,消费群体对价格变动敏感,涨价相对会难度更大。”有行业人士指出。这些中小企业主要生产大众酒产品,数据显示,大众酒市场容量仍超过2000亿。

长久以来,大众酒以“量”赢得市场,对成本管控极为严格,故而也对成本变动最为敏感,包装是其成本占比较重的一环。每次面对包材涨价,中小企业难免陷入左右为难的局面——产品涨也死,不涨也死。

毫无疑问,此次玻璃涨价像推倒了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块,某行业人士认为:“2019年中小企业将面临压力。”

这一压力,首先就来自于成本上涨。2016年环保严打工作以来,包材等成本不断上涨,“一只玻璃瓶几乎翻了8倍”,某企业人士说道。与此同时,纸张价格一度疯涨,12月1日又有两家纸类生产企业宣布原纸每吨上调100元。

据了解,很多玻璃瓶生产企业采取的是一年签一次合同,年底的这次涨价的影响将更多体现在2019年。

“成本上涨意味着企业支出加大,为了保证良好的企业运转,中小酒企不得不加大营销层面的你来我往。”某经销商表示。这意味着,中小酒企2019年另一方面压力将来自于竞争的不断增加。

这些企业生产的中低档产品将同时面对同价位段的贴身肉搏,以及来自名酒企业和地方龙头企业的下沉抢食。据记者观察,近年来,一些未能顶住压力的中小企业产品已经消失于市场视线。

但也有行业人士认为,压力也是动力。激烈竞争有助于倒逼企业自我革新以及适时应世。“正所谓适者生存,如果能够在新一轮竞争中抢抓机,取得竞争优势的企业将为未来赢得生存空间。”该人士补充道。并且他认为,中小酒企应该充分发挥地缘优势,调动多年来深耕区域市场积攒的习惯性消费力量,或许,这是顶住压力的最有利手段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