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挪威马走进葡萄园,TOEwine邀请您10月现场来了解!

  • 时间:
  • 浏览:17
  • 来源:酒界网

作为南半球最大的鲜果出口国,智利大陆广泛种植葡萄、樱桃等多种水果,其中葡萄出口量位居世界第一:北方的阿塔卡玛沙漠、南方的冰川极地、西面太平洋、东边狭长隆起横贯南美大陆的安第斯山脉,足以给予这个国家所有的葡萄园最完美的庇护。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智利葡萄酒业腾飞,成为新世界葡萄酒最重要的根据地之一。缓慢的生长周期,充沛的阳光与降雨,20℃的昼夜温差,呼之欲出的“网红”葡萄园!

我们的故事应该从一匹马说起。这是一匹来自挪威西部山区的马,脖颈的毛发十分发达,耳朵旁有可爱的中分——黄色刘海,中间还有不扎眼的黑色,体型娇小,可爱有加。它就是世界名马——挪威峡湾马

当一匹峡湾马在挪威的山区无忧无虑的生活时,它万万没想到,地球的另一端,一位挪威船主唐·奥非盯上了。

此时的唐·奥非先生已经在南美最狭长的国家智利,买下了位于迈坡谷(Maipo Valley) 一大片葡萄园:土壤以沉积土为主,排水性良好,土质松软,尤其适合葡萄根部透气,对葡萄生长大为有利。

但是这对于葡萄的采收却是个大麻烦,松软的土质,禁不起任何重型机械的碾压。

葡萄园的葡萄虽然长势良好,但是采收的季节却日渐临近。

拖拉机难以进入,人工又耗费巨大,而葡萄园却还在不停地出现麻烦——长势疯狂的杂草和相对贫瘠的土壤。

重型机械、除草剂和肥料——这些农业现代化的产物,与雄心勃勃的奥非先生的种植理念背道而驰。

此时,位于挪威的峡湾马在安静地啃食着青草,而奥非先生在灵感乍现中充分发挥了来自于航运业者的独特优势——挪威峡湾马即刻启程!它们坐上了来自太平洋的航轮,从北半球的最北端来到了南半球的最南端!

奥非庄的腾飞从峡湾马的到来开始了!

得益于与挪威相似的自然地理环境,来到南美大地的峡湾马,依旧生活悠然,并且第一次吃上了来自于葡萄园田垄里的青草。

峡湾马的卓越贡献不仅仅为葡萄园清理着杂草,也替代了拖拉机和化学肥料,承担起着葡萄运输和有机肥料供应的重任。

如今,峡湾马以温和的脾气征服了智利人,甚至被用于儿童的自闭症等心理疾病的辅助治疗。

今天的奥非庄葡萄园,除了成功“移民”的峡湾马,还有诸多小动物们的身影。

为了减少虫害对葡萄的侵蚀,葡萄园里种植大量的花卉,吸引了“贪吃”的有益昆虫前来定居,它们顺便成为了害虫的“清道夫”。

虽然葡萄树不需要蜜蜂授粉,但因为葡萄园种植了大量的花卉,所以园里又有了小蜜蜂们的身影,蜜蜂的到来为葡萄园建立了更为平衡的生态系统。

当有益昆虫的数量不足时,别着急,还有我们最最可爱的“鸭鸭特工队”,他们每天早上准时起床,饥饿的鸭星人,冲向葡萄园,别怕,他们只吃害虫,不吃葡萄,连叶子也不吃!

如果我们有幸亲邻奥非庄的葡萄园,你会感叹大自然已经把所有物种造好,只待人类合理分配。我们把这种天然可循环的系统称之为:有机和生物动力法。

当峡湾马解决了种植园中的大问题后,奥非先生在90年代建立起了第一间酿酒厂,这间酿酒厂出自奥非先生的儿子——劳伦斯·奥非 (Laurence Odfjell)之手,他独创了一套“懒人系统”,它的正式名字是——重力驱动结构。

得益于地球引力,从马车卸下来的葡萄们,只需要简单去梗,剩下的就是在重力结构中,欢快地奔跑和翻腾,最后进入酒桶安静地发酵。

整个过程不再需要经过二次干预,温和的处理方式,带来了精致细腻的口感,保留了果香和葡萄的原始风味。

今天的奥非酒庄,已经在智利境内拥有了200公顷的葡萄园面积,分布在Maipo Valley/Lontué Valley/Colchagua Valley/Maule Valley——这些种植园全部得到了100%有机和生物动力学认证!【国际海事组织瑞士认证(IMOSwitzerland)、国际著名认证机构德米特(Demeter)认证】

峡湾马的马背,不仅驮起了了一筐筐葡萄,而且为奥非庄带来了数不尽的国际荣誉。

2006年10月,酒庄的首席酿酒师Arnaud Hereu代表奥非庄出席在纽约举办、由“Wines of Chile”协会赞助的“Great Chilean Reds Tasting”酒会。

酒会志在推广智利顶级葡萄酒,受邀參加一共有8家智利酒庄,当时被美国媒体认为是最顶级的智利酒庄,奥非庄就是其中的一家。同時,奥非庄也是8个酒庄中最年轻的一家。(注:“Wines of Chile”协会的93个会员葡萄酒生产商,他们的出口量占整个智利瓶裝葡萄酒出口量的90%。)

从2005年开始,奥非旗下的各个品牌葡萄酒几乎全部获得高分评语,其优异的品质和良好的口碑,可见一斑!当我们在谈论奥非庄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

地理与气候意味着自然的恩赐,但是这并不构成优秀的必要条件。

如何保证一款葡萄酒具备出众的品质,并且在芸芸众生中脱颖而出?

奥非庄——那位来自于挪威的船主——创始人唐·奥非(Don Odfjell)在智利大陆买下第一片葡萄园时便注定了:生产好酒,需要从葡萄园的管理开始!

有机生产和循环生态也许是很多葡萄酒酿造者会提出的理念,但是当你喝到奥非庄的酒时,也许会理解真正的有机葡萄酒该是这个样子!

我们去哪里喝到奥非庄的顶级名酒?

奥非庄将在10月10-12日,带上他们的新品Ancla安可拉系列旗舰产品亮相TOEwine展会(展位号:4C10)安可拉系列新品100%采用有机生物动力法酿造,峡湾马的贡献和浓厚的智利风情随处可见。

这是安可拉系列首次亮相,只给有心人。

安可拉系列

带着诚意和佳酿而来的奥非庄,必然吸引来自于专业人士的瞩目——请记得来TOEwine展会上,见证来自奥非船主和峡湾马背上的精品智利葡萄酒!

猜你喜欢

在巨型酒桶里吃饭是一种怎样的体验?看完超想去!

在脑洞这方面,葡萄酒届从来没有输过。单是一个橡木桶,就被喜欢葡萄酒的人玩出了各种花样。比如葡萄牙QuinadaPachecha酒庄在自家庄园里放了10个带空调、WiFi的30米

2019-10-18

如何解决意大利葡萄酒在中国市场的系列问题?李志延MW开出“药方”

by李志延MW“意大利葡萄酒的产品供应不应碎片化”“亚洲有足够大的市场去消化各式各样的葡萄酒”“注重中国市场,着眼亚洲全局”“未来的葡萄酒市场必定是‘本土’葡萄酒的天下李志延(

2019-10-18

他是酒评界祖师爷,给酒打分比帕克还早了2000年

自帕克封笔之后,世界酒评界开始进入了“战国时期”。意大利方面,帕克前员工AntonioGalloni成为近年来名气蹿升最快的一位酒评家,名利双收,混的风生水起;法国方面,Mic

2019-10-18

扒一扒丨那些明星们的葡萄酒生意,现在都怎么样了?

近年来,葡萄酒似乎成为了个新兴的投资方向,而且不同于囤积名庄酒静等升值,很多明星甚至直接大手一挥,买酒庄、做品牌,决心在葡萄酒圈“发光发热”来建立一番大事业!但事到如今,他们的

2019-10-18

法国葡萄酒2019年预计产量下降14%,有进口商称“当地酒庄没底气涨价”!

据法国农业部统计处(Agreste)10月7日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葡萄酒产量预估下降至42.2亿升,同2018年相比,下降14%。针对此事,WBO向多位法国当地葡萄酒行业

2019-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