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离主流价格航道 老牌金种子酒亟待“点石成金”

  • 时间:
  • 浏览:14
  • 来源:酒界网

除去正在停牌期间的*ST皇台(000995.SZ),安徽金种子酒业股份有限公司 (60019.SH,以下简称“金种子酒”)无疑是上市酒企中“垫底”的那个。

5月10日,金种子酒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上证e互动”网络平台,召开了公司2018年度业绩说明会。对于公司主营业务呈现低迷的原因,金种子酒相关负责人表示,近年来白酒行业消费升级较快,安徽省内白酒主流价格带重心上移,公司主要产品偏离主流价格带,百元价位产品处于培育阶段,目前对公司的贡献度不大。

根据金种子酒历年财报显示,2013年至2017年,公司净利润呈现持续下滑态势。虽然在2018年净利润同比暴增1144.09%,但除去征地补偿款,净利润实际不足40万元。

在行业人士看来,金种子酒经营作风老套,长期赖以传统的渠道导致毛利率常年下滑,品牌和产品处于低端化是金种子酒业绩持续低迷的重要原因。“徽酒的渠道优势,已经在目前的市场背景下没有什么优势可言,革新成败成为是否逆转的关键,相反只能抱守残缺了。”白酒行业专家蔡学飞评论说。

(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

白酒业务持续低迷

营收和净利润持续多年呈现下滑态势的金种子酒,在2018财年似乎得到了改善。根据金种子酒2018财报显示,该财年营收录得13.15亿元,同比增长1.89%;净利润录得1.02亿元,同比暴增1144.09%。这也是金种子酒自2013年开始出现下滑以来,首次实现净利润的增长。

但金种子酒净利润的正向增长,依靠的是巨额的卖地补贴。对于2018财年利润的大幅增长,在财报中金种子酒承认主要原因是“原麻纺老厂区土地及附属物被政府作为棚户区改造进行征收补偿产生收益。”

记者注意到,金种子酒于 2018 年 11 月获得政府征收验收单,并于 2018 年 12 月 28 日收到首批征收补偿款,上述事项导致金种子酒 2018 年度确认其他业务收入为9870万元。如果除去此次征地的巨额补贴,金种子酒在2018财年的净利润不足40万元。因此从实质看来,金种子酒自2013年以来主营业务净利润持续走低的状态并未改变。

根据公司历年财报显示,2013年至2017年间,金种子酒的净利润分别为1.33亿元、8856.17万元、5208万元、1701.9万元和819万元,降幅分别为76.22%、33.64%、41.19%、67.32%和51.88%。

在营收方面,虽然金种子酒看似有略微回升,结束了自2013的营收下滑,但实际上并不是酒类业务的贡献。根据金种子酒财报显示,在2018年金种子酒酒类营收为8.75亿元,营业收入同比减少13.99%;反而药业的营收实现3.3亿元,实现同比25.91%的增长。与2012年营收最高峰相比,金种子酒的营收已经下滑超过5成。

“金种子酒自2013年行业调整期以来出现下滑,但此后并未有大方向上的调整,导致其迟迟没有在此轮的行业上行过程中获得改变,”一名不便透露身份的行业人士告诉记者:“金种子酒作为中国最早一批的上市酒企,早在1998年便登陆了资本市场。在此之后上市的酒企,大多都是在上市前后完成了资本混改,引入了外来的管理和资本人才。但金种子酒在这方面迟迟没有动作,主要还是金种子酒上市较早,且由国有资本主导,在资本市场层面没有太多的外部压力和推力,因而说,金种子酒存在‘老国企病’也是有可能的。”

目前,金种子酒的大股东是安徽金种子集团有限公司,持有27.1%的股权。该集团的控股方是阜阳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系阜阳市政府的国资平台公司。

在2014年,在金种子酒任职二十余年的锁炳勋宣布退休,宁中伟接任董事长一职。作为金种子集团公司原副董事长、总经理,宁中伟继任之时,背负着扭转金种子酒业绩下滑的重担,但时至今日,金种子酒仍旧没有走出低谷期。

根据金种子酒的产业布局来看,除了酒业以外,药业也成为了上司公司的主营业务之一,除此之外,房地产等产品都有过尝试。在酒业务之内,金种子酒业布局了苦荞酒等保健酒,但并没有太大市场反响。“按照现有的经验来看,酒企多元化并没有太多的成功案例,且保健酒不太符合安徽的饮酒文化。”白酒专家杨承平说。

记者注意到,对于金种子酒在行业上行期的低迷,很多投资者出现了不满情绪。根据当地媒体《金陵晚报》报道称,由于常年保持远差于同行的业绩,投资者对于金种子酒的不满情绪颇高,甚至有投资者向《金陵晚报》“易索赔”栏目询问,是否有可能向上市公司进行索赔。

徽酒变革亟待点石成金

一直以来,徽酒都是以渠道的灵活而著称。但在蔡学飞看来,目前的行业趋势不利于徽酒渠道优势的发挥。“自2013年行业进入调整期以来,高端产品都是以团购渠道为主,在这方面,洋河、泸州老窖做的是较早也是较为成功的,因而两家公司的高端产品迅速崛起。相比之前依靠传统的餐饮、商超渠道,在销售方面不但成本居高不下,而且对高端产品的品牌塑造严重不足,金种子酒就是其中较为典型的代表。”

梳理金种子酒的财报不难发现,其白酒产品毛利率为61.42%,远低于行业其他酒企。同为区域酒企的今世缘在2018年的毛利率为72.94%,酒鬼酒为78.81%。此外,公司应收款年末比年初增长 99.31%,录得1.66亿元,在2018年期末数占总资产的比例为5.23%。财报中给出的解释为本期定期存单未到期,计息期增长及应收拆迁补偿款未到账。但在金种子酒的资产负债表中,其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仍旧高达2.76亿元,其中应收账款为1.18亿元。“对比13亿元的营收,金种子酒应收账款过高,说明很多酒还是压在渠道层面。”上文中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对于安徽市场的判断,金种子酒在财报中分析称,近年来安徽省内白酒市场呈现出消费快速升级的态势,白酒主流价格带已从 2012 年的50元至100 元/瓶上涨到目前的百元以上,并有持续上涨趋势。即便金种子酒已经认识到产品的升级,但其主要产品的价格仍旧在50元至70元,其高端产品的价格也不过300元,相比之下,与主流品牌的价格带是有较大的差距。

在上世纪90年代末至20年代初,金种子酒曾经是安徽乃至华东市场具有话语权的酒企之一,主要依靠的是强大而灵活的传统渠道能力,价格较为低廉的产品牢牢把控着终端的餐饮渠道。但在此轮的行业上行期中,发展速度较快的企业无一不是对品牌塑造和高端化进行了持续的发力。

至于金种子酒未来将进行哪些方面的变革,截至记者发稿前未收到对方的回复。只是在金种子酒的财报中,公司表示:“坚持产品聚集,以产品力激发市场销售力,依托年份恒温蕴藏和品质柔和两大核心对公司产品进行持续升级。”

实际上,徽酒在此轮白酒行业上行期,也出现了成功的变革者。其中,最为成功的无疑是现在的徽酒老大古井贡酒。蔡学飞告诉记者,古井贡酒的迅速崛起,得益于近年来年份原浆的成功宣传,使得高端品牌塑造成功,但相比之下,迎驾贡酒的高端产品塑造就略显乏力。除此之外,口子窖由于较早注重高端产品开发,且其香型较为独特,形成了固定的消费人群,因而也具备厚积薄发的优势。

在此背景下,金种子酒在安徽省内乃至华东市场的发展前景进一步受限,“本土优势企业愈发明显,川酒对华东市场的布局也开始初见端倪,这使得金种子酒甚至迎驾贡酒在内的徽酒企业,未来市场前景不容乐观。”蔡学飞表示。

猜你喜欢

川酒集团与全兴酒业建立战略联盟合作伙伴关系

7月19日,四川省酒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四川全兴酒业有限公司在成都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宣布建立战略联盟合作伙伴关系。根据规划,双方将在白酒产品、品牌、团队、研发、渠道等方面资源共

2019-07-22

张祎:葡园四季 | 进入了封穗期的香槟区葡萄原来是这样的~

还记得三月底的时候吗,香槟区那一株株的葡萄藤还是这般模样:到了四月末,在春日暖阳的照射下,叶片开始缓慢舒展,进入了“étalées展叶”的阶段:半个月后的五月中,随着第4片叶子

2019-07-22

中国首个果酒行业协会成立

2019年7月16日,四川省葡萄酒与果酒行业协会成立大会于成都举行。四川省民政厅副厅长杨伯明为协会授牌。这也标志着四川葡萄酒与果酒产业发展进入规范化、科学化、集群化和品牌化发展

2019-07-22

银行与白酒板块能否协力抱团取暖?

炎炎夏日暑气正浓!今日(7月22日)A股三大股指微幅高开之后,惯性下探,随后维持低位震荡,尾盘再度跳水,沪指失守2900点,创业板指同样表现萎靡,倒是给投资者浇了盆&ldquo

2019-07-22

中国市场推动 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额持续增长

截至2019年6月底的12个月中,澳大利亚葡萄酒的出口总额增长了4%至28.6亿澳元。其中,对中国市场的出口额持续增长7%,创下12亿澳币新高。与此同时,澳大利亚葡萄酒的总出口

2019-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