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酒庄Te Mata 因拖欠雇工工资被罚13万元

  • 时间:
  • 浏览:16
  • 来源:酒界网

最近,新西兰霍克斯湾的德迈酒庄Te Mata Estate被不靠谱的承包商害惨了。酒庄的承包商ICM园艺承包公司因未能向12名雇工支付工资被罚款3万纽币(约135285元RMB),连带着酒庄的名声也受了损。

事情是这样的,德迈酒庄葡萄园近期需要开展相关工作,因此酒庄的承包商ICM就找了12名来自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劳工来葡萄园工作。在正式开始工作前,为方便工人们了解如何在葡萄园进行工作,ICM的所有者兼经营者Martha Fretton为这12名工人提供了培训。

那么工人们的工资找谁要呢?正常流程是,工人们在记录表上记好各自的工作状况,计算出相关劳动所得,然后由Fretton向葡萄园发送工人工资的发票,收到款项后再将钱打给工人们。

实际情况是,Fretton向德迈酒庄开出了25887.61元的发票,酒庄也依照规定按时向Fretton支付了相关款项,但Fretton却未将收到的这些钱付给工人们。因此,新西兰雇佣关系署 (简称ERA)将ICM诉至法庭,要求其赔偿3万元。

Fretton对此很不服气,他的说法是,这12名工人并非是ICM的员工,ICM只是提供了赞助和培训,而他们仍然隶属于Global 4040,言下之意大概就是工人们的工资钱不该ICM来付。

Global 4040是一家由Christina-Kewa Swarbrick 和其丈夫Antony Swarbrick经营的全球风险投资公司。两人表示,原先这12个人是借着Global 4040的名义,持游客签证来到新西兰的。两人把这些人带到这里是为了“教育体验”,而不是带薪就业。Swarbrick最初为这群人安排的活动,大部分都与教会有关,Swarbrick本身也是通过教会认识的Fretton。

到后来,Swarbrick发现这批人希望能在当地找到一个有报酬的工作,于是就联系了Fretton为工人们提供葡萄园方面的培训工作。Fretton给了Swarbrick 9293.7元,其中一些钱作为“津贴”分发给了这些劳动的人,用来支付他们的住宿费,但这些钱实际上大大低于他们应有的最低标准。

各方像是踢皮球一样,恨不得把这件事的责任都踢到对方那边去。那这件事到底如何处理?ERA成员Michael Loftus说,尽管Swarbricks应对此事承担相当大的责任,但目前除了被告 Fretton以外,所有人都被判了罚金,Fretton本身总共违反了60项就业标准,因此被责令支付罚款是恰当的。

同时,ERA对Fretton的说法进行了反驳。ERA指出,证据表明ICM提供的培训很少,且之后这12名工人是按照Fretton指导的任务开展工作,其方式与Fretton指导其他员工都是一样的。

并表示,德迈酒庄的经理相信这12个人是RSE工人(Recognised Seasonal Employer,公认的季节性雇主),只是没有官方承认他们的身份。

事情最终的结论是,这些工人确实是ICM的雇员,该公司拖欠工资和假日工资共计31128.36元。被告 Martha Fretton除了需补发工资外,还需通过当局支付总额为30 000美元的罚款。付款时间不迟于2019年6月28日。

这件事情发生后,ERA对新西兰葡萄园发出了一个警告,警示葡萄园要确保使用合适的承包商。

劳工监察部经理 Kevin Finnegan也表示:“雇主需要注意供应链中违反劳动法的风险。这种剥削不仅会损害弱势工人的福祉,还会损害企业的品牌形象。

他表示:“未能确保员工获得最低福利的权利,会削弱那些做正确事情的企业,并危及出口和国内销售。

实际上,新西兰拖欠工资受处罚的公司不止这一家。去年12月,Stokesay Vineyard酒庄的承包商R.K.K老板Jaswinder Paul因未向自己的葡萄园员工支付最低工资而被罚2万纽币。

今年1月初,马尔堡一家葡萄栽培劳务承包公司和其华人老板因剥削弱势移民工人,以及未支付最低工资被重罚14万纽币。

关于德迈酒庄

德迈酒庄是新西兰最古老的酒庄之一。1892年,庄园主人Bernard开始在庄园的3个地块上Coleraine、Awatea和Elston种植葡萄,1896年首次酿造葡萄酒。如今,德迈酒庄最著名的三款葡萄酒,仍是使用这三个地块上的葡萄来酿造,Coleraine更是新西兰最为著名的红葡萄酒之一。

酒庄在发展过程中命途多舛,几经易主,一度经历衰退时期。直到1987年,如今酒庄的技术总监Peter Cowley加入担任酿酒师后,酒庄的酿造技术才开始不断得到提升。目前,酒庄的酿酒师是Phil Brodie。

猜你喜欢

销售近亿元,这家白酒企业“白染红”澳洲酒品牌一年完成300家经销商布局

在“白染红”(白酒企业涉足葡萄酒领域)成为大趋势的今天,有一家白酒企业在短短一年时间交出了让近来低迷的葡萄酒市场为之振奋的答卷。“自去年8月起,泸州老窖集团与富邑葡萄酒集团达成

2019-09-23

当挪威马走进葡萄园,TOEwine邀请您10月现场来了解!

作为南半球最大的鲜果出口国,智利大陆广泛种植葡萄、樱桃等多种水果,其中葡萄出口量位居世界第一:北方的阿塔卡玛沙漠、南方的冰川极地、西面太平洋、东边狭长隆起横贯南美大陆的安第斯山

2019-09-23

从富邑高层人才变动到中秋平淡,茅台与猪肉外的需求才是葡萄酒?

至少和白酒相比,葡萄酒受到的影响更大,这在任何行业里看都是值得思考的,行业同仁应该更加警惕。就在中国传统的中秋前夕,最受行业关注的莫过于富邑集团高层的变动。据《澳洲财经见闻》报

2019-09-23

紫晶庄园马树森:“产区要复兴,怀来不能在中国葡萄酒整体发展中掉了队。”|怀来专栏

之于怀来,夏末初秋是一年中最好的时节,赤霞珠、马瑟兰等葡萄都即将成熟,哪怕是熟的较晚的特色品种——龙眼也陆续微微转红,直到成为浅紫红色。“在怀来产区,别看酒庄之间离得不远,微气

2019-09-23

富邑携手泸州老窖1年,锁唇国际签约300经销商销售1亿

2018年8月21日,上海。富邑葡萄酒集团(TreasuryWineEstates)与泸州老窖集团举办了合作发布会,双方达成战略性合作:泸州老窖集团将成为Saltram锁唇酒庄

2019-09-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