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会是勃艮第好年份吗?

  • 时间:
  • 浏览:11
  • 来源:酒界网

从气候上来说,在勃艮第酿酒历来是比较艰辛的。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带来新的挑战,2018 年尤其如此。如果问勃艮第的酿酒师, 2018 年与之前哪个年份相近?多数酿酒师都会回答:没有。

在 2018 这一年,勃艮第出产的葡萄酒仍然有一定的品质差异。如果你不了解和研究勃艮第,那么当你在购买勃艮第葡萄酒时就好像买彩票一样,在没有打开它之前你永远无法得知它品质究竟怎样。葡萄酒大师克里斯蒂·坎特伯雷(Christy Canterbury MW)这样评价 2018 年的勃艮第:“自 2004 年以来,我一直在品尝勃艮第的新年份,但从未见过如此异类的结果。”

【 1 】全球变暖影响下的勃艮第

2018 年第 1 季度的降水量高于平均水平。1 月和 3 月的大量降水使葡萄园经受住了随后酷热和干旱的残酷考验。1 月以及 4 月直到采收期,气温都大大高于平均水平。这是自新世纪以来最热的葡萄生长季。此外,从 5 月到采收期比往年有更多的光照,夏布利(Chablis)比平常多 14%,金丘(Cote d'Or)、夏隆内(Chalonnais)和马贡(Maconnais)都至少比往常高 8-9% 或更多。到了 8 月初,当葡萄藤到达成熟期不需要过多水分时,又突然有了 32-46 毫米的降雨。但是,夜丘(Cote de Nuits)降水量不足,仅有 21 毫米。

勃艮第地图

可喜的是, 2018 年的霜冻和冰雹很少。只有夜圣乔治(Nuits-St-Georges)的南部地区在 7 月遭受到了 2 次冰雹的袭击。尽管如此,玛兰朵酒庄(Domaine des Malandes)的理查德·罗铁尔斯(Richard Rotiers)指出那些使用了冰雹网的酒庄受益匪浅,冰雹不仅没有破坏掉葡萄果实反而很好地帮助葡萄藤降温。

许多生产商都十分感激这种天气,他们认为有“葡萄藤无法耐高温”这种想法是“愚蠢的”,罗曼尼康帝酒庄(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团队也这样认为。夏布利的丹尼尔(Daniel),塞巴斯蒂安(Sébastien)和文森特·丹普特(Vincent Dampt)就展示了老藤应对严酷夏季的能力:他们较结实的老藤比年轻葡萄藤的产量更高。

【 2 】难得的大丰收

地窖已满。在 2 个减产的年份之后,夏布利酒商们非常激动,因为丰收,他们可以申请个人储存酒(Volume Complementaire Individuel,简称 VCI)配额。夏布利为保证其葡萄酒质量,每家酒庄都需要严格控制产量,但 VCI 法规允许在年产量超出其授权产量时,超出的酒液可以以葡萄酒或葡萄汁的形式储存起来,而不必把多余的酒液蒸馏或进行其他用途。

格朗赛酒庄(Vincent Dauvissat)就申请了 1,500 升的 VCI,不过协会仅批准了 1,000 升。他并不是唯一一个感叹如此优质的葡萄酒就要被迫蒸馏的人。

亨利酒庄(Domaine d'Henri)的米歇尔·拉罗什(Michel Laroche)说:“这种情况在这 1 个世纪以来仅见过 2 次。这年每棵葡萄藤产出的葡萄不仅串多,而且果实颗粒都很大。” 科莱酒庄(Domaine Collet)庄主罗曼·科莱特(Romain Collet)的祖母告诉他,2018 年是一生仅有一次的年份。

当然,从某种角度来说丰收是非常好的,高产实际上可以酿造出更好的葡萄酒。气温太高有时会阻碍葡萄成熟,但如若产量高,有更多葡萄来分享光照,就不用担心葡萄的成熟问题。8 月阵雨带来的降温使 2018 年的葡萄不至于过熟。但并非所有人都对成熟又高产的葡萄感到欣慰,勒弗莱酒庄(Domaine Leflaive)就通过绿色采收,提前摘除了其 40% 的果实。

除夏布利以外,生产商更倾向于低报他们的产量,比如莫索村(Meursault)大部分生产商都表示他们并没有收获到最大产量。而皮埃尔·莫雷酒庄(Domaine Pierre Morey)的安娜·莫雷(Anne Morey)对此表示怀疑,她甚至认为应该考虑像夏布利一样规定每家酒庄的授权产量以及VCI。酿酒大师让·马克·鲁洛特(Jean-Marc Roulot)的想法与安娜·莫雷类似:如果像夏布利一样申请授权生产量,那么生产商们应该做的到才对。

黑皮诺(Pinot Noir)的情况有所不同。由于夜丘(Cote de Nuits)缺少降雨,红葡萄品种的收成相较 2017 年有所下降。阿曼· 卢梭酒庄(Domaine Armand Rousseau)和杜罗赫酒庄(Domaine Duroche)的皮埃尔·杜罗赫(Pierre Duroche)进行了严格的绿色采收,以促进剩下葡萄果实的快速成熟。

【 3 】采收时间——与过熟的博弈

采收开始时气温已经达到 30 摄氏度。罗铁尔斯说:“我很高兴拥有一台收割机,因为我必须在 5 天内收割完 29 公顷。”雷切诺庄园(Domaine Lechenaut)的文森特·莱切诺(Vincent Lechenault)回应了其他人的看法,他说选择采收顺序时间很紧凑,因为所有葡萄的成熟速度都很快。有趣的是,特级园并不是唯一最成熟的产区。由于采收期内未被采收的葡萄会在葡萄藤上继续成熟,因此一些大区级产区的葡萄酒酒精含量通常较高。

挑选采收日期至关重要。最北端的夏布利拉维里奥酒庄和亨利酒庄于 8 月 30 日开始采收。中部伯恩丘(Cote de Beaune)最早进入采收期的阿诺·恩特酒庄(Arnaud Ente)于 8 月 20 日就开始了采收工作,并在 8 月结束了这一切。相比之下,最南端的马贡产区由于葡萄产量大以及地块差异大的缘故,采收期异常漫长,持续了 1 个多月。马贡产区费瑞酒庄(Domaine Ferret)的奥黛丽·布拉西尼(Audrey Braccini)说,我们必须耐心并按部就班地进行采收工作,太过于心急可能会影响我们采收的葡萄品质。

由于全球变暖对勃艮第气候的影响,不到 1 年前伯纳德·迪法克斯酒庄(Domaine Bernard Defaix)的迪迪埃·迪法克斯(Didier Defaix)就曾预测,今年葡萄从成熟到可以采收的速度会比平常快 2-3 倍时,当时很多人都不以为然。

莫妮特酒庄(Domaine Mortet)的阿诺·莫妮特(Arnaud Mortet)也表示,在炎热的采收季,他的葡萄通常每延迟一周采收,所酿出的葡萄酒就会增加 1% 的酒精度。

红葡萄品种的采收并不容易。简单地选择早收并不是解决方案。往年,孔富龙·柯蒂蒂酒庄(Domaine Confuron-Cotetidot)是沃恩罗曼尼(Vosne-Romanee)最晚采收的酒庄。但今年格里沃特酒庄(Domaine Grivot)比孔富龙·柯蒂蒂酒庄还要晚。然而,格里沃特酒庄的葡萄酒却一如既往地保守。

随着采收日期的确定,如何采收到不过熟的葡萄至关重要也充满挑战。塞吉诺酒庄(Domaine Seguinot Bordet)可能是夏布利最早进行夜间采摘的酒庄(凌晨 2 点开始采收)。

【 4 】百家争鸣的酿造方法

龙德帕基酒庄(Domaine Long-Depaquit)的塞西莉亚·特里梅勒(CeciliaTrimaille)说,“苦味管理”是一个严峻的挑战。思梦露酒庄(Samuel Billaud)庄主补充道,苦味在高产年份很常见,巨量的葡萄汁在压榨时的速度很难快速完成,而剩余葡萄汁(尤其是晚采收的葡萄汁)在等待被压榨时又会增加浸皮时间。

此外,许多酒庄没有窖藏设备来冷藏大量刚采摘的高温葡萄。由于外界温度的影响,酒窖通常也比往常温暖。为此,伏格酒庄(Domaine de Vogue)打开了空调,将酒窖的温度降至 5 摄氏度,这是他酒窖冬天的温度。

不寻常的是,这一年出现许多发酵终止以及长时间发酵的现象(其中一些持续到了 2019 年初夏)。一位酒厂产品供应商表示,他比以往卖出了更多的酵母以供酒庄重新开始发酵。这笔买卖中有 15-16% 都出售给了夏布利酒商,证明这种再次发酵的方法是可行的。对于勃艮第其他地区而言,这一年与往常不同,因为温度偏高、葡萄果实较为成熟,最后收获的葡萄中所含苹果酸很低,因此许多苹果酸乳酸发酵在酒精发酵结束之前就开始了。

对黑皮诺来说,通常的浸皮习惯是将酒液泵回罐顶淋洒酒帽(淋皮remontage)而不是将酒帽压进酒液(踩皮pigeage)。虽然原理不同,但目的相同。法维莱酒庄(Domaine Faiveley)的杰罗姆·弗洛斯(Jerome Flous)认为淋皮是有必要的,因为淋皮的萃取更轻柔,否则最终会得到加州风格果味浓重的黑皮诺葡萄酒。但是,JJ贡菲弘酒庄(Domaine JJ Confuron)的路易斯·穆尼耶(Louis Meunier)和德拉尔劳酒庄(Domaine de l'Arlot)的杰拉尔丁·戈多(Geraldine Godot)则认为踩皮比淋皮更可取。有人认为踩皮更可取,是因为它们发现踩皮的萃取程度也可以很低。

2018年所有的黑皮诺颜色都更深,尤其是那些来自夜丘的黑皮诺,它们的水分压力更大、果实更小。这种小颗粒的黑皮诺酿出的葡萄酒颜色异常浓重。蒙蒂尔酒庄(Domaine de Montille)的布赖恩·西维(Brian Sieve)说,当他开始在低温下浸皮时葡萄酒颜色就变得更深了,所以他很快改变了策略。

【 5 】2018 年勃艮第白葡萄酒

酥脆爽口的勃艮第南部霞多丽葡萄酒

对于勃艮第南部地区的霞多丽(Chardonnay)来说,采摘时间不是最重要的。2018 年的白葡萄酒可以酿的酥脆且浓郁可口,但更多的白葡萄酒显得较软甚至略显疲倦。生产者通常声称白葡萄酒要避免产生过高酸度,但是相当多的葡萄酒,尤其是伯恩丘的白葡萄酒,似乎总能从高酸度中受益。福瑞酒庄(Domaine Fourrier)的让·玛丽·福瑞(Jean-Marie Fourrier)认为,由于天气变暖,生产商将不得不在 20 年内系统地酸化红白葡萄酒。

勒弗莱酒庄的布莱斯·德·拉·莫兰迪埃(Brice de la Morandiere)认为与即将到来的 2017 年和 2014 年相比,2018 年是个好年份,有些葡萄酒值得购买和珍藏。让·马克·鲁洛特对克里斯蒂·坎特伯雷说,他自己会收藏很多 2018 年份的葡萄酒。

有趣的是,更南边的葡萄园没有遵循这种模式。马贡的表现非常好,酿造出了结构良好的葡萄酒,很好地支持了其丰富的水果风味。克里斯蒂·坎特伯雷说,他从来没有尝过那么多诱人的马贡葡萄酒。

“耐嚼”的夏布利葡萄酒

与往常的夏布利葡萄酒相比,许多 2018 年的夏布利葡萄酒风格更像勃艮第其他地区的霞多丽,甚至有了许多热带水果的味道。由于气温升高,今年的夏布利葡萄酒中频繁出现一种类似阿马罗草药酒(Amaro)的苦味,这种苦味非常具有吸引力,也可能会与酒中的其他风味脱节。

伴心酒庄(Domaine Bessin)的让·克洛德·贝辛(让·克洛德·贝辛Jean-Claude Bessin)指出,现在由于过桶产生的单宁应该可以帮助鼎级葡萄酒陈年,并在以后简单地“提升”它们。尚·保罗和贝诺·德罗因酒庄(Domaine Jean-Paul et Benoit Droin)的贝诺·德罗因(Benoit Droin)指出,高含量的提取物可以产生类似于 2015 年的“耐嚼”质地,同时有助于平衡苦味。

克里斯蒂安·莫罗称他的特级园葡萄酒为“穿着白葡萄酒外衣的红葡萄酒”。尽管如此,威廉·费夫尔酒庄(Domaine William Fevre)的迪迪埃·塞吉耶(Didier Seguier)仍然清楚地看到“对于勃艮第酒庄等级制度的尊重”,名酒庄酿出的酒质量依然相当有保障。

【 6 】2018 年饱满集中的勃艮第红葡萄酒

许多生产商都回应了夏维农庄园(Domaine Robert Chevillon)的贝特朗·雪佛龙(Bertrand Chevillon)和菲利普·帕卡莱特酒庄(Philippe Pacalet)的约翰·布雷顿(Johan Breton)的观点,他们都认为这样的年份很难酿造出差酒。但现实情况是,它仍然取决于采摘时机。

深色的红葡萄柔软而成熟,有些则过于成熟了。拉芳酒庄(Domaine des Comtes Lafon)的多米尼克·拉芳(Dominique Lafon)表示,丰厚的收成并没有使伯恩丘的黑皮诺葡萄皮颜色变浓。无论起因如何,好处是当许多红葡萄开始脱水时,它们的酸度也就浓缩了,就像生产甜型葡萄酒一样。因此,某些红葡萄酒中,相比单宁的支撑感,能更多地感觉到酸度对结构的支撑。不过,总体来说酸度还是趋于平缓,PH 值偏高,使得酿酒酵母偶尔更有表现力。

考虑到深红色的水果风味以及大量的甘油,有些红葡萄酒风格相比勃艮第来说更接近俄罗斯河(Russian River)。西维(Sieve)发现 2018 年的香气与 2009 年类似。酒商经纪人简·爱尔(Jane Eyre)对 2018 年风土的定义是:“温暖的年份模糊了风土的界限。”

即便如此,最好的红葡萄酒仍具有良好的集中度和结构,可以很好地陈年,即便经过较长时间的陈年,许多红葡萄酒都依然非常令人愉悦。这就是勃艮第地区红葡萄酒的真相。因为酿造入门款“小酒”往往会使用更加晚收的葡萄,因此酒精度通常在 14.5% 左右。虽然这些酒的酒精度偏高,但酒体饱满令人愉悦。对于希望用较低预算享用勃艮第葡萄酒的消费者而言,这是一个好消息。

不得不说,2018 年对于勃艮第而言绝对称得上很难酿出差酒的“好年份”,难得的丰收令人期待。如此,在购买 2018 年勃艮第葡萄酒之前,你只需要知道你是喜欢经典风格还是更偏向于果香风格。不过,2018 年勃艮第葡萄酒风格迥异,每个人都能从中找到自己喜欢的。

猜你喜欢

强强联手,开创威士忌零售新格局

2020年1月16日,全球顶尖烈酒集团之一百富门(Brown-Forman)酒业与京东超市签署战略合作协议,以期在未来展开更加深层次、更多方位的战略合作,共同打造更加成熟的烈酒

2020-01-20

感恩同行,致谢陪伴,长和翡翠酒庄年度答谢晚宴圆满落幕

2020年1月,长和翡翠酒庄分别在常州与深圳两地成功举办了酒庄年度答谢晚宴。在答谢晚宴中,与合作伙伴、业内人士共同分享长和翡翠酒庄这一年来的收获与感恩。2019年,是长和翡翠酒

2020-01-20

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携手保乐力加中国举办瓏岱2018桶鉴

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总裁让-纪尧姆·普拉Jean-GuillaumePrats先生亲临瓏岱酒庄参与品鉴(拉菲集团总裁让-纪尧姆·普拉Jean-Guil

2020-01-15

“马茅”到“鼠茅”七款茅台生肖酒盘点!

2019年12月17日,鼠年茅台酒正式发布。自2014年甲午马年推出茅台生肖酒就持续受到市场热捧,那么酒友们是否想瞧一瞧“鼠茅”的“长相&r

2020-01-15

白酒龙头仍有千元提价空间

1月14日,知名私募东方港湾投资发表名为《一元复始,万象更新》的2019年年报及展望。该机构董事长兼总经理但斌以坚定看好贵州茅台(600519)闻名于市场。“随着监

2020-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