鱿鱼面馆:为什么里奥哈的变革进行得“顺风顺水”?

  • 时间:
  • 浏览:27
  • 来源:酒界网

“里奥哈产区现在真是顺风顺水,一边各种推陈出新,一边尽享销量持续增长……”。-酒评家Jancis Robinson

里奥哈西北部的Sajazarra小镇因为所有错误的原因而知名,这个乌托邦一样美丽的小镇拥有整个地区修复最完整的一批中世纪城堡,但它首先被人联想起来的是发生在1899年的一件事,那一年,葡萄根瘤蚜就是从这个小镇开始在里奥哈爆发。

彼时,距离蚜虫病在比利牛斯山另一边的法国作妖已经过去了30年,波尔多已经从各种病虫灾后满血复活,原本在里奥哈收购原酒并带回波尔多装瓶出售的法国酒商们纷纷返回故土。里奥哈的葡萄酒行业一下子失去了最赚钱的海外市场。

好在葡萄根瘤蚜从来没有像虐法国那样在西班牙造成灭顶之灾,那时嫁接美国抗蚜砧木的方法已经诞生,但是里奥哈依然不得不重新栽种了绝大部分的葡萄园。紧接着恰逢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欧洲没有一个国家幸免于难,西班牙同样如此。

最艰难的日子往往蕴藏着最大的生机,受命于危难之际,里奥哈的产区管理委员会Consejo Regulador就是在一战结束后的1926年创立,这也是西班牙第一个葡萄酒产区管委会。 该管委会对里奥哈葡萄酒的葡萄品种、橡木桶陈年时间、瓶中陈年时间等各个方面进行了严格的规定。其他法定产区也随之有样学样。

7年后,里奥哈成为西班牙第一批原产地标示的葡萄酒产区,即 DO产区;1991年,经过里奥哈管委会长年不遗余力的争取后,里奥哈再次成为了西班牙第一个 DOC(a) 产区,迄今,依然是西班牙唯二拥有如此头衔的葡萄酒产区之一。

1

时过境迁,新时代的改革者们说,是时候该西班牙谈谈风土了。

把时间的镜头回转到2016年,元旦刚过,超过150多名酿酒师、酒商和葡萄酒作家签名了一份声明,用以抗议西班牙多个顶级原产地管委会对风土的漠视。

这是要造反吗?一石激起千层浪,媒体纷纷报道,业界哗然。

这份联合声明的发起者是向来以直言不讳著称的里奥哈酿酒师Telmo Rodriguez,参与签名的大咖们包括Finca Allende酒庄的庄主Miguel Angel de Gregorio、Artadi酒庄的Juan Carlos Lopez de Lacalle、Pingus酒庄的Peter Siseck、Jesus Barquin 酒庄的Equipo Navazos, 以及葡萄酒作家Victor de la Serna和酒评家Tim Atkin MW。

生产商们希望能够向消费者传递更多有关葡萄园的信息,因为每一片风土都有不同的特色,即便两个村庄相隔很近,依然在地质、地貌、海拔和坡度方面存在很大差异。不要以为只有中世纪修士耕耘过的勃艮第才有风土,风土无处不在,早在罗马时期就已酿制葡萄酒的里奥哈同样如此。

“里奥哈有很多美丽的村庄,我们需要向人们展示葡萄酒所来自的地方,而非枯燥的酿酒过程”。

变法派希望强调对西班牙优质风土的推广,减少对这个国家根深蒂固酿酒传统(陈年)的宣传,区分开那些大批量生产的廉价酒。他们认为,现在的法规缺少对葡萄园土壤和品质的分类,使得西班牙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葡萄园拥有国,但却并非最好的葡萄种植国。

他们认为,鉴定葡萄酒品质的最好办法就是根据对风土品质的划分,像勃艮第那样创建一个金字塔形的等级制度,最底部是大区级葡萄酒,再往上则是村庄级,顶端则是单一葡萄园。

他们义正言辞要求官方面对新的现实,制定和推行以风土品质为中心的葡萄酒等级制度。一时间变法的声音甚嚣尘上。

2

变,还是不变?This is a question.

最先决定动手改变的是里奥哈优质原产地管委会,但到底如何处理却是难上加难的事情。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谈崩,造成一发不可收拾的严重后果。

协会和酒庄成员谈崩的例子并非不存在。今年初,9家西班牙酒庄就集体脱离了Cava法定产区,并加入了一个新成立的受欧盟认可的法定组织。要知道这9家酒庄的产量占珍藏级Cava总产量的30%。这次分手就是一场漫长谈判破裂的结果。

无独有偶,2008年在意大利,所有的Brunello生产者就是否改变法规一事进行投票表决,虽然传统派赢得了胜利,当地葡萄酒协会保留了Brunello di Montalcino使用100%桑娇维塞的法规,但是后续却引发了一系列惨烈事件。

类似“退群”的事情在里奥哈也曾经发生过。2015年12底,Artadi的庄主Juan Carlos Lopez de Lacalle就上演了一出“一言不合就退群”的戏码。要知道Artadi酒庄出产的Viña El Pisón 1995曾被罗伯特·帕克授予99分,也是帕克彼时首次给一家里奥哈葡萄酒如此高分。Artadi的决绝退出代表的是里奥哈新贵酒庄们的态度。

然而,管委会不仅是法规的制定者,还是一个中立的第三方,需要平衡酒商和酒农的利益。里奥哈管委会的成员就包括16名酒商成员和16名种植者成员,背后代表着的是9个农业组织和5个酿酒协会组织。

每个决定都需要集体投票决定,众口难调。

在今年5月底的产区走访中,我有幸参观了里奥哈葡萄酒原产地管委会的办公楼,大会议室里桌椅的摆设犹如《权利游戏》中北境场景,每个皮质椅子都很高,也不知哪朝哪代的样式,但给人一种久远而严肃的年代感。投票表决的会议就是在这个会议室进行的。

里奥哈管委会的市场经理表示,这里也是argue(争吵)最多的地方,双方经常会因为意见不合而争执不休。但发生冲突并不可怕,因为只有在冲突中我们才能更加认识自己和对方。从这个方面来看,冲突是一件好事,它让人们走出表面和平的假象,逼着自己改变。

在里奥哈优质原产地管委会发布的2017年年度报告中,我发现在这一年,管委会召开了很多次全体会议,单单7月份就有5次记录在案的大会。

最终,经过权衡利弊,里奥哈管委会在2017年发布了最新确立的法律规定,建立在原陈年等级制度上的新分级中作出更进一步的革新,出现单一园、村级酒、大区酒等分级,其中还对珍藏和特级珍藏等级进行重审,陈年方面的法规也有了新变化,连里奥哈高品质起泡酒的酿造规定也出现了重大的新变化。针对每一条新规,管委会都设立了严格翔实的条例。

截止2017年12月31日,几乎50名葡萄园拥有者向里奥哈管委会申请了单一葡萄园认证(Vinedo Singular),共计111个地块,占地172.3公顷,这也证明了生产者对新规的欢迎。

这些新规已经在2019年正式开始实施。

3

不知你有没有察觉,当世界的其他部分在改变的浪潮中激流勇进时,葡萄酒的世界却一直相对平稳。

这种安稳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实则是一种不进则退。

举个例子,现在绝大多数的wine snobs依然偏好橡木塞,尽管螺旋盖早在50多年前就成功证明了其安全性。同样,我们今天依然遵循用了160年的等级制度来评判波尔多葡萄酒,即便有些五级酒庄的品质远超乎排在它们前面的三、四级酒庄。

所以,当2017年,里奥哈优质原产地协会宣布将推行一个新的葡萄酒等级制度时,可想而知,这对于平常相对风平浪静的葡萄酒界来说,无异于平地里的一声惊雷。

以陈年时间为标准的等级制度是西班牙葡萄酒法规中的定海神针,根据在橡木桶和酒瓶中的陈年时间长短,来对葡萄酒进行分门别类,所以当我们讨论里奥哈时,我们讨论的是这款酒是Gran Reserva、Reserva还是入门级别Crianza。

而隔壁法国,尤其是在注重风土的勃艮第,是根据葡萄园的等级来进行分类,人们在讨论勃艮第时,讨论更多是这款酒是一级园、特级园还是村级或者大区级。

不同于激进高调的Priorat葡萄酒协会,直接废旧出新,里奥哈是在保留了原先以陈年时间为标准的等级法规的基础上,增添了新的以原产地风土为中心的标示,酿酒商可以选择是否在他们的酒标上加上后者的信息,选不选取决于酒庄自己的选择。从而为生产者保留了更大的选择空间。

消费者也可以根据酒瓶上的标识,知道他们喝的这款酒来自里奥哈的哪个村庄,或者哪个葡萄园,这个葡萄园的等级如何。

创新不是对传统的否定,基于传统的变革才是真正的创新。

4

在这场席卷整个西班牙葡萄酒界的风土浪潮中,里奥哈管委会不仅没有让人失望,而且打了一场漂亮仗。

今年初,英国著名酒评家杰西斯·罗宾逊Jancis Robinson在她的文章夸赞说:“里奥哈产区现在真是顺风顺水,一边各种推陈出新,一边尽享销量持续增长……”。

有一个不怕改变、敢于担当的硬核管委会在背后保驾护航,或许这正是为什么里奥哈产区的变革可以进行的如此“顺风顺水”。

尽管作为西班牙首屈一指的王牌产区,里奥哈的每一个改变都一定会被放在聚光灯下,好的评价和不好的评价都会被无限放大。但我们是否能够摒弃偏见,摘下有色眼镜来客观地审视,这于我们本身也是一种考验。

而不被标签化是一个产区最勇敢的宣言,正如今年里奥哈在全世界多个国家推出的slogan: Saber quién eres(了解你自己)。一个人只有真正的认识自己,了解自己的需求,才会选择真正适合自己的葡萄酒。

用葡萄酒液体绘制的里奥哈宣传画

一个产区的魅力从来不是一蹴而就,它像一块奶酪、一片火腿、一瓶葡萄酒,经过漫长的发酵,滋味才能变得丰富立体。这份滋味里,往往蕴藏着一个时代的体温。

猜你喜欢

著名白酒专家席玉教授莅临内蒙古兴盛丰酒业调研

10月22日,贵州大学酿酒与食品工程学院客座教授、贵州省发酵工程与生物制药重点实验室副主任、四川食品科学技术学会理事、著名白酒专家高级工程师席玉,亲临乌兰察布市察右前旗天皮工业

2019-10-24

陈翔宇 | 当La Tache遇到La Tache

春夜的北京,这是第二次参加AllenMeadows和FineWineExperience的晚宴,为的就是这10个年份的LaTache垂直,贤伉俪长途跋涉后依然神完气足,待人谦恭

2019-10-24

老蠹 | 西方人为什么喝葡萄酒?因为是社交媒介,是社交货币,要懂餐酒搭配

西方人为什么要选择喝葡萄酒,总结来说,葡萄酒是社交媒介,能够活跃用餐的气氛,葡萄酒又是社交货币,能够让你博取他人的好感,如果你懂得餐酒搭配,经常听老蠹讲酒,五分钟葡萄酒简单课堂

2019-10-24

朱卫东 | 醉江南

上海是个繁华的都市,人称魔都。魔都之名,来自于日本的一部小说,大概说大上海错综迷离的世相带着一种魔性,让人沉醉其中,逃离不了。我不经常到上海,常听人说,上海人看哪里人都是乡下人

2019-10-24

张祎 | 2019香槟采收已接近尾声,那些压榨之后的皮渣都去了哪里?

在香槟产区,葡萄在经过压榨之后获得的葡萄汁被用于酿酒,那么余下的果皮和果渣都被如何处理了呢?事实上,不仅仅是这些皮渣,在葡萄种植和香槟酒酿造的生产过程中所产生的废弃物和副产品全

2019-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