鱿鱼面馆:就因为我的酒跟别人不一样,它们就要被销毁吗?

  • 时间:
  • 浏览:6
  • 来源:酒界网

我的酒跟你期望的不一样, 难道就是有罪吗?都9012年了,我们真的还要这么残忍地对待那些跟我们价值观不一样的人事物吗?

近日,法国的自然酒农在网上炸开了,舆论的中心是一个叫Sébastien David的卢瓦尔河谷酒农。

有关他的网上请愿书仅在24小时之内就收集了7500个签名,截止发稿日,已有超过16万人在网上签署了请愿书,其中包括来自全世界各地的葡萄酒爱好者。

Pourquoi?Why?发生了什么?

话说,人到中年的Sébastien David是卢瓦河谷一个小有名气的酿酒师,家里经营着15公顷葡萄园。今年初,一位来自「竞争、消费和抑制欺诈总理事会」(简称DGCCRF, 全名太长)的官员到他的酒庄走访,带走了三瓶2016年份的cuvée Coëf葡萄酒做检查,接着也就引出了后面的故事。

Sébastien的家族早在1634年就开始在Saint Nicolas de Bourgueil产区,用品丽珠酿制红葡萄酒。到他这一代,他更加大胆地使用了很多不同寻常的酿酒手法,譬如他酿制的4款葡萄酒全部采用同样的有机和生物动力法。

这在卢瓦河谷很正常,因为这里可是生物动力法教父Nicolas Joly和鬼才酿酒师Didier Dagueneau的故乡,尽管他们不在同一个葡萄酒产区。

▲生物动力法教父Nicolas Joly知名的Clos de la Coulee de Serrant葡萄园就位于卢瓦尔河谷

相比法国其他地方,卢瓦尔河谷从历史悠久的顶级名家到桀骜不驯的新锐小庄,空气中都流荡着一种创新、变革的气息。似乎规矩就是用来打破的,难道不是吗?

正如法国一位酿酒师曾说:”在波尔多,有机种植是从小酒农开始的,而在其他产区,譬如卢瓦尔河谷和勃艮第,情况正好相反,有机种植是从精英酒庄开始的。“

Sébastien David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主儿,他不在自家酒中使用任何添加剂,所有的葡萄在蛋型发酵罐中发酵,整串发酵,其中酒款Coëf是在意大利陶罐中陈年而成。为了酿酒,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

平日里也是一个画风搞怪的怪咖:

那么他的实验是否有成效?还真不知道,因为至今我还没品尝过他的葡萄酒,但人们尊重他对创新的热忱,他那股子对酿酒的倒腾劲儿也令同行们佩服。

查了一下WineSearcher,他家的酒都不贵,但评价不错,在当地颇受欢迎。

▲在Wine Searcher上的国际均价是98元人民币

但不幸的是,那位前来视察的政府代理人并不这么认为。被带走的那三瓶酒被送往葡萄酒样品检验局(Bureau of Investigation of Wine Surveys,简称:BIEV)进行检验,结果发现酒液中的挥发性酸(volatile acid)超过正常标准。

尽管连受雇的实验室工作人员在感官检验后都表示,这个程度的超标是“可以的”(satisfactory)。也就是说,不会造成啥儿健康安全问题。

然而,规矩就是规矩,BIEV还是把Sébastien这批酒给封禁了,总共2078瓶。并上告给地区法院。

紧接着,Sébastien当天就收到了一位地区政府高官的判决,要求他必须在一个月的时间内销毁这2078瓶葡萄酒。(没想到,法国行政部门的效率竟然偶尔可以如此惊人的迅速)

仅仅是因为挥发性酸超了点标,就要销毁自己的心血?难道就因为我们是自然酒农吗?你们欺负人不成?于是乎,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仅自然酒农的圈子彻底炸开了锅,就连很多国外的酒圈人士也纷纷发表意见。(当然我们国内听闻这件事儿的人还不多,知道的,求推荐一个可靠的VPN)

▲Facebook上有关Sébastien David请愿书上的一副绘图

不服判决的Sébastien还请了律师,对DGCCRF和BIEV这两个政府部门进行上诉,论跟政府打官司,法国人绝对是榜样。(但如果不是受了委屈,谁会闲着没事去告政府部门...)

在法国,有两大核心问题贯穿了整个葡萄酒行业。其一,很多法国酿酒师已经开始使用自然酿酒法和有机、生物动力法酿酒,这样做的结果是,有的葡萄酒效果奇佳,惊为天人,有的则很糟糕,弃如敝履。谁应该评判这些创新手法酿制的葡萄酒呢?当局和实验室检查员吗?或者是消费者?谁可以在这件事上扮演上帝的角色?

事实上,Sébastien的葡萄酒并非存在健康安全问题,只是跟法规规定的指标有所差异而已。

再者就是,法国很多葡萄酒产区法规是在几乎一个世纪前拟定的,Saint-Nicolas-de-Bourgueil是卢瓦尔河右岸的一个法定原产地(AOC),创建于1937年7月31年,覆盖Saint-Nicolas-de-Bourgueil地区的800公顷葡萄园。

其法规不只是划定了整个产区的地理界限,还规定了一系列跟酿酒息息相关的条条框框,包括每公顷葡萄园的最大可允许产量,以及可以使用的酿酒技艺。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有些彼时定下的法规已经有些outdated。

还有一点值得指出的就是,就是在葡萄酒圈,人际关系和社会关系似乎比自然气候更难对付。常规酒农和自然酒农(包括有机和生物动力法)的共处并不是那么的和谐。譬如,波尔多Pontet-Canet酒庄在向有机种植转型早期,曾遭受了很多猛烈的攻击。不少心怀恶意的酒农揭露说其葡萄处于病态,灾祸蔓延。有些人甚至发布了一些照片,显示这家酒庄的葡萄奄奄一息。但酒庄的主人Alfred Tesseron和其团队坚持到最后,在葡萄园全部实施了生物动力法,如今生产出从未有过的好酒。

有人说,自然酒是葡萄酒酿酒界的一股清流,追求表现葡萄品种本身的特色和潜力,尽可能少的使用添加剂。这种酿制手法更像是一种出于本能的、对自然环境的回应,而非为了达到官僚体制的要求。它更像一个天生的野孩子,而非传统教育体制炮制的乖孩子。

Sébastien的官司可以说是法国酿酒界矛盾激化的一个缩影。

《十三邀》的主持人许知远曾经在一期采访中反问李诞:一个好的创作者都是在自我里陷得极深的,如果你不是在表达你自己,那你在表达什么呢?

是啊,如果一个酿酒师不是在通过葡萄酒来表达对天地对众生对自己的看法,那他又是在表达什么呢?

猎奇心通往新鲜,而好奇心通往未知。人们对风土的热爱,对人文的追求,都需要表达。正如爱需要表达一样,表达的方式有千万种,而非只有一两种。

我们这个时代的包容也正体现在,它允许一个自然酒酿酒师用他自己的方式表达,那些从全世界各地如潮水般涌来的16万6500个签名就是最好的证明。

Nothing is added to my wines or the vines. In their rocky store, my amphora and wooden barrels are in touch with the land and the land is in touch with my wine.---Sébastien David

在这篇文章发布之前,我又让有VPN的同事去翻了一次墙,好消息是,Sébastien所在的奥尔良法院在5月13日的听证会上,同意他推迟销毁他的2087瓶葡萄酒,并将在调查后再举行一次听证会。新的判决将于5月31日公布。

让我们一起祝这位卢瓦尔河谷酒农good luck吧!

猜你喜欢

首届沉醉·西班牙葡萄酒达人挑战赛完美落幕,冠亚季军揭晓!

2019年5月18日首届沉醉·西班牙葡萄酒达人挑战赛于上海浦东香格里拉圆满落幕!来自全国的10位决赛选手展现出了自身对于西班牙美酒独到的配餐思路,和自身过硬的西班牙美酒知识。经

2019-05-24

白酒板块“酒香”难散 机构称白酒行业进入量价稳升阶段

近期,包括五粮液、洋河、郎酒在内的多家白酒企业公布了产品升级或涨价计划,市场对此十分关注。机构人士认为,一方面在需求稳健的基础之上,通过提价将有助于厂商巩固渠道及稳定经销商利润

2019-05-24

葡萄酒零售商盯上茶叶?跨品类经营注意避开5个陷阱

葡萄酒商整合其他非酒类商品,提高自身盈利能力一直是从业者关心的话题。近两年来随着竞争的加剧,葡萄酒利润空间的降低,这种整合经营现象越来越普遍,葡萄酒与茶叶的组合成为其中一种常见

2019-05-24

白酒涨价信息频传 景气延续

本周我们走访泸州老窖、燕京啤酒、安井食品,跟踪情况大致如下:泸州老窖:从产品方面来看,1573品质稳定,正在经历恢复性增长,产能将从6000-8000吨扩张到2025年的2.5

2019-05-24

茅台“振荡”为五粮液逆转打开时间窗口

从管理层换届、“削藩”、“营销公司事件”,再到5月22日原董事长袁仁国被双开消息曝出,过去这12个月里,贵州茅台(SH:6005

2019-0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