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酒评界祖师爷,给酒打分比帕克还早了2000年

  • 时间:
  • 浏览:30
  • 来源:酒界网

自帕克封笔之后,世界酒评界开始进入了“战国时期”。

意大利方面,帕克前员工Antonio Galloni成为近年来名气蹿升最快的一位酒评家,名利双收,混的风生水起;法国方面,Michel Bettane米歇尔·贝丹及Thierry Desseauve 切里·德梭组成的贝丹德梭组合在法国葡萄酒届有着绝对的权威;而近年来跑中国跑的十分勤快的James Suckling,在中国市场上也打响了名声。另外,世界上三大权威品酒师之一Jancis Robinson ,以及曾被帕克钦定接任《葡萄酒倡导者》主编的Lisa Perrotti-Brown MW 等,都雄踞酒评界一方。

酒评界如今正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在葡萄酒界,酒评家这个职业历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尤其是帕克时代,一言一语直接影响了一款酒乃至一个酒庄的命运。而这一切,都要从2000年前酒评界的鼻祖老普林尼 Pliny the Elder(以下简称普林尼)说起。

酒评家是怎样炼成的

公元23年,普林尼出生于如今意大利北部的 科莫Como。出生于富裕的高卢家庭的他,人生的起点直接就在起跑线上,在其他普通家庭的孩子还需为生计发愁时,普林尼已经利用了家庭优越的政治关系,踏上了去罗马学习的道路。这正是古罗马最繁荣的时代。罗马大军的铁蹄踏遍了欧洲大陆,边界从英格兰延伸到了北非,随后深入地中海东部。军事上的扩张和移民,将古罗马的文化带到了世界各个角落,其中之一就是古罗马人的酒文化。

古罗马人到底有多喜欢喝酒呢?在鼎盛时期,古罗马人每年差不多消费2.1亿升的葡萄酒,每人每天基本要喝上一瓶。喝酒一时爽,一直喝酒一直爽,对于古罗马人来说一天不喝酒,就浑身难受。

但当时整个欧洲生产葡萄酒的地方并不是很多,那些经常去到罗马以外地区出(打)差(仗)的人就会面临没有酒喝的问题。没有条件就创造条件,机智的罗马人干脆就在这些地方种起葡萄来。彼时的古罗马人已将希腊人的葡萄栽种和葡萄酒酿造技术学的炉火纯青。这帮嗜酒如命的罗马人,去到一个地方,就在当地开始栽种葡萄和酿酒。 罗马大军到西班牙加利西亚的时候,发现这里盛产金银矿,于是专门派了一批人来这里开挖,日复一日的采矿工作实在是无趣的很,为了消遣,这波人开始在这里种植葡萄来酿酒喝。德国摩泽尔山谷是德国最古老的的葡萄酒产区,这里风景迤逦,葡萄园林立,不过最开始的时候,这里还不是葡萄酒产区。古罗马人的到来给这里带来了葡萄栽培技术,一座又一座规模可观的酒庄开始建立起来。随着时代的变迁,尽管古罗马已消亡,但这些源起古罗马时代的摩泽尔葡萄园和酒庄却依旧屹立至今,不少都成为了名庄,最著名的一个例子就是匹兹伯特金葡萄园(Piesporter Goldtröpfchen)。

罗马大军将自己的葡萄酒文化传播至欧洲各个角落,这些地方酿出的酒,又借由贸易传回到罗马,当时身在罗马学习的普林尼借此喝到了来自欧洲各个产区葡萄酒,而这,也奠定了普林尼成为一个酒评家的基础,得以挖掘罗马以外世界各个优秀的葡萄酒产区。

讲风土谈年份差异

给酒打分他比帕克早了2000年

古罗马葡萄酒的黄金时代始于公元前2世纪,在击败敌人之后,罗马帝国经历了一段相对和平、繁荣和对古地中海控制的时期,正是在这段时期中,古罗马的葡萄栽培愈渐精细化,Grand Cru的概念初具雏形。当时的社会上,涌现了一批与葡萄酒有关的社会团体,这些社会团体开始根据葡萄酒的品质和陈年能力对其进行分类评判,普林尼就在这波评判中发出了强有力的声音。与别人不同的是,普林尼把自己对葡萄酒的看法诉诸笔下,向公众传达了葡萄酒的概念,对顶级葡萄园进行了排名,将一大批优秀的葡萄酒产区带到了人们的面前。首先是庞贝古城,这里是古罗马帝国境内最优秀的葡萄酒产区,古城附近的葡萄园是古罗马大部分葡萄酒的源地,普林尼对古城丰富的葡萄酒进行了详细的介绍。明珠蒙尘,不掩其芒,这座遗落的葡萄酒圣地再次展露在人们面前。 1855的梅多克葡萄酒分级为人们选出了波尔多的顶级葡萄酒,是如今最有名也最稳定的一个葡萄酒品质排名体系,不过论给葡萄酒分等级,普林尼可比它还早了1000多年。在他的著作中,普林利记载了古罗马的一些“一级庄”,包括传奇葡萄酒 Falernian,这种产自坎帕尼亚的葡萄源起Massico山的山坡,如今被称为Falerno del Massico DOC。不过,普林尼并未只着眼于罗马本地的葡萄酒,还介绍了不少罗马以外的优秀产区,比如Lombardy, Venice, Emilia-Romagna, Marche 和 Tuscany,也详细介绍了Adriatic海沿岸最优质的的葡萄园,比如来自西西里岛Mamertine的葡萄园。

意大利以外,普林尼提到了来自Vienne(如今北罗纳河谷的Côte-Rôtie)的葡萄酒,这种酒在当时的古罗马卖价非常高,又提到了如今赤霞珠家族的祖先——在波尔多种植的Balisca葡萄。普林尼一生著作等身,所撰就的作品包罗万象,其中最著名,最全面的成就,就是在他去世前两年出版的共37卷的《自然史》(Natural History)。

这本堪称古罗马百科全书的作品,囊括了不少他对葡萄酒的看法。在第14卷中,普林尼对葡萄酒进行了一个介绍,并将古罗马顶级葡萄园进行了排名。第17卷中,对葡萄栽培技术展开了讨论,同时详细阐述了风土的概念。他断言,葡萄园对葡萄酒品质的影响比葡萄品种更大,这一基本概念在以风土为动力的酿酒业中一直存在。这位酒界iKON,向来是引领葡萄酒潮流上千年,如今全球热议的气候变化问题,普林尼早就在书中提及,而一度风靡国外的网红酒饮普罗塞克,也没能逃过这位2000年前古人的“法眼”,除了酒本身以外,普林尼在书中写到了它的治疗作用。

论在葡萄酒上的钻研精神,普林尼第二的话,估计没人敢称第一。在其他人还在钻研葡萄酒为什么这么好喝的时候,普林尼犀利的眼光已经瞄准了影响葡萄酒品质的要素之一——土壤(terra)。“即使是在 Campania发现的黑土也不见得就是适合所有地方葡萄藤的土壤,当然也包括很多作家都称赞的红土。人们更喜欢Alba Pompeia境内的白垩土……”普林尼如此写道,“这(土壤)是一个很难处理的问题”。

从现在来看,普林尼的这些观点并非绝对正确。但这位古罗马的作家确实为后来人研究古罗马历史文化提供了一份珍贵的资料。而他在葡萄酒上的独到眼光也几乎无人能望其项背,许多2000年前他发现的优质产区,如今也的确酿造出了非凡的葡萄酒。

巨星陨落一个葡萄酒中心的衰退

56岁时,普林尼从西班牙回到了罗马,接受了上司指派的任务,指挥舰队去那不勒斯附近打击海盗。这个时候,维苏威火山爆发了。为了了解火山爆发的情况,并救援这一地区的灾民,普林尼下达了让军舰下水的命令,自己登山了甲板赶往火山活动地区,这位古罗马伟大的葡萄酒作家最终因吸入过多火山喷出的含硫气体而中毒死亡。

这场火山爆发摧毁了庞贝最好的葡萄园和葡萄酒仓库,随后,整座城市被埋没在了火山灰下。至此,一个葡萄酒中心衰落。生逢葡萄酒灿烂时代,死于葡萄酒中心衰落之际,普林尼一生在葡萄酒的历史上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正如其养子小普林尼所写:“他以探索的精神开始了自己的事业,最后却以英雄的身份完成了。”

▌参考资料:https://www.spectator.co.uk/2019/06/has-daisy-dunn-chosen-the-wrong-pliny-to-write-about/https://www.thetimes.co.uk/article/in-the-shadow-of-vesuvius-by-daisy-dunn-review-pliny-pompeii-and-posterity-jt2f7z3w5https://www.winemag.com/2019/10/10/pliny-the-elder-first-wine-critic/

猜你喜欢

不管多贵的葡萄酒,为啥在你嘴里都是一个味?

经常听到有人说:“为什么所有的葡萄酒都是一个味儿?”在入行之前,小编也曾有过这样的困惑,后来才明白,不是因为我们的舌头不灵敏,而是我们喝到的真的都是同一种葡萄酒。那种被又酸又涩

2019-11-22

Wine Spectator公布2019年度最佳葡萄酒

周五,WineSpectator宣布了万众期待的2019年度最佳葡萄酒:巴顿LeovilleBarton2016年。在WineSpectator的网站上,高级编辑JamesMo

2019-11-22

接到投诉!阿里巴巴旗下盒马鲜生卖过期博若莱新酒

今年11月21日是一年一度的法国博若莱新酒节,对于全球的葡萄酒爱好者来说,这天要喝刚刚发售的博若莱新酒已经成为一种传统。上世纪50年代起沿袭至今,博若莱新酒节就作为最具代表性的

2019-11-22

美国葡萄酒大师出版《格鲁吉亚的葡萄酒》、格酒亮相法国和香港

01美国葡萄酒大师丽莎·格兰尼克(LisaGranick)MW写了一本关于葡萄酒的书《格鲁吉亚葡萄酒》。正如该书的注解所述,尽管格鲁吉亚已有8000年的酿酒历史,但在最近的25

2019-11-22

TOEwine策展人徐夕雅:成就感会让你更有动力继续努力

“其实这个问题我被问了无数次,也是我觉得不太容易回答的一个问题。就很象如果别人问你:‘你和张曼玉、小S、杨澜……有哪些不一样?’回答的意义大不大呢?”当问到TOE酒展和其他酒展

2019-11-22